光动力医学网新版测试。。。

[专稿]黄正: 国外声动力疗法临床使用现状-不容忽视的事实

学科进展 pdtmed 7507次浏览 0个评论

黄   正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医学院癌症中心

(编者按:《中国激光医学杂志》2017年第1期发表黄正教授专稿《声动力疗法与光动力疗法联合使用的合理性探讨》,本文为该稿的补充,供读者参考)

澳大利亚 – 未遵循患者知情引发生肿瘤治疗室关闭

澳大利亚的Hope Clinic肿瘤治疗室的宣传资料宣称他们可用声动力疗法治愈肿瘤,但这种不实宣传和非法营运很快就被澳大利亚政府有关部门调查处理。

在2005年7月,澳大利亚卫生部长责成卫生服务署对Hope Clinic 的创办人Noel Campbell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进行调查,调查结果于2008年7月公布[1,2]。书面调查报告显示:Noel Campbell是一位牙科医生,冒用“教授”名义,在Hope Clinic治疗室所在地的行医执照已过期,并与多起医疗行为不端事件有牵连;在使用未获得临床批证的声动力疗法时,未遵循患者知情制度;未遵循医疗安全和伦理规范基本准则。书面调查报告谴责Hope Clinic治疗室欺骗那些寻求生存希望的极度脆弱和极其容易上当的终末期肿瘤患者;报告明确认定事实上到Hope Clinic寻求希望的患者已成为Noel Campbell医生的猎物,为接受还未经临床证实有效的治疗付出了大笔资金。这损害了病人的安全、利益、安慰和尊严。据此,卫生服务署建议卫生部通报消费者事物委员会,对Noel Campbell医生的误导和欺骗病人行为做进一步调查和处罚。在这份报告公布前,为避免法律官司,Noel Campbell医生主动关闭了Hope Clinic。

英国 – 夸大疗效引发的一场听证

英国Dove Clinic 创办人Julian Kenyon医生对病人夸口说声动力疗法可杀灭80%的晚期肿瘤病人的肿瘤细胞,这种夸大引发了一场听证。

在2005年澳大利亚的Hope Clinic开始被调查时,Dove Clinic开始使用光动力疗法和声动力疗法联合疗法治疗肿瘤病人,并将四年中治疗的115病例资料总结发表在Current Drug Therapy杂志上[3]。此前,由于其网页极具误导的引用光动力医学文献和相关学术机构的标识,因侵权行为受到作者和相关机构的举报和调查。其临床总结资料发表前,英国的医学和物理方面的专家审稿时曾就稿件提出很多疑义;发表后,这些专家又撰稿对公开发布的文章进行学术讨论。遗憾的是Current Drug Therapy杂志未能客观公正的对待审稿意见,也不愿发表对该文的评论文章。但Julian Kenyon医生的非传统医疗行为、昂贵收费和过度夸大疗效最终还是在2012年年底被媒体曝光[4],并被医疗委员会传讯和调查。

2014年3月医疗委员会的听证会对Julian Kenyon提出多项指控,其中包括过度夸大声动力疗法疗效、误导和不忠实。在听证会上Julian Kenyon医生承认他宣称的略低于10%的治愈率、成功治愈晚期患者和无瘤生存、以及疗效优于化疗等也都是虚构的[5]。与Noel Campbell一样,误导病人和媒体,特别是那些寻求生存希望的很容易上当的终末期甚至临终肿瘤患者,欺骗性地告知其可延长中位生存期。医疗委员会认为其情节严重,提出吊销执照处理。这一处理意见提交至医务人员仲裁服务委员会审议后,与2014年12月最终裁定被察看一年,以观后效。在没有正规医院医生转诊并明确指定可做声-光动力疗法时,严令禁止其使用光动力疗法和声动力疗法治疗肿瘤病人。根据相关法规法律,Hope Clinic不能治疗肿瘤病人;Hope Clinic的网站不得有任何声动力疗法治疗肿瘤病人的字样。可以注意到,其声动力疗法的文献则被搬家到声动力疗法网站,其间实际有很多光动力医学的文章。需要提及的是,在听证会中接受调查一方举证时直接以声动力疗法的基础研究资料或光动力疗法的临床资料为据,医疗委员会认为这是明显的混淆视听和误导。

墨西哥 – 给我一万英镑就能搞掂你的肿瘤

2012年同时被英国星期日版泰晤士报曝光利用声动力疗法欺骗误导终末期肿瘤病人的还有墨西哥Hope4Cancer的Anthony Jimenez医生[6]。晚期肿瘤患儿接受声动力疗法治疗后死亡,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和调查导致了对Hope Clinic的关注。这也是因为澳大利亚、英国和墨西哥仅有的在光动力疗法过程中使用超声激发的几个点经常是相互旁引。这些点使用的声-光动力疗法也被患者标记为”Fake PDT Clinics”【伪光动力疗法治疗室】[7]。从这篇有关他们的报道的标题“给我一万英镑就能搞掂你的癌症”[4],可以窥知国外为数不多的声动力疗法治疗室的实况。

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澳大利亚还是英国的医疗和医生监管机构,在处理这些案例的同时都明确表示对个别不良医生的处理并不是针对他们不端行为所涉及的替代疗法;并提出了提请相关部门研究如何管理好一些非常规疗法,包括替代疗法和新疗法的监管。但他们同时也强调医疗行为和替代疗法的安全和伦理底线,并谴责用未经严格临床研究证实有效的非传统疗法欺骗临终肿瘤病人接受实验性治疗并从中敛财的不道德行为。显然,用这种手段获得和发表的资料也是不可靠和不可取的[8]。

(作者注: 本文根据英文资料汇编而成,仅为读者了解一些历史背景和现状而写,不代表作者、作者单位和杂志立场。)

参考文献

1.The Office of Health Service Commissioner, Noel Campbell Inquiry Report, July 2008 (http://www.health.vic.gov.au/hsc/downloads/report_noel_campbell_1.pdf)

2.The Office of Health Service Commissioner, Media Release – Noel Campbell Inquiry Report, July 2008 (www.health.vic.gov.au/hsc/noel_campbell_inquiry.htm)

3.J.N. Kenyon1, R.J. Fuller, T.J. Lewis, Activated Cancer Therapy Using Light and Ultrasound – A Case Series of Sonodynamic Photodynamic Therapy in 115 Patients over a 4 Year Period, Current Drug Therapy, 2009, 4, 179-193

4.Medical Practitioner Tribunal Service, Record of Determinations – Fitness to Practise Panel (http://www.mpts-uk.org/static/documents/content/Julian__Norman__Kenyon_.pdf)

5.J. Ungoed-Thomas, J. Stoneman,“Clinics mislead patients over cancer ‘cure’, Published: 23 December 2012 The Sunday Times

6.J. Ungoed-Thomas, J. Stoneman “Give me 10,000, I’ll fix your cancer” Published: 23 December 2012 The Sunday Times

7.Fake Photodynamic (PDT) Clinics – Update (http://www.killingcancer.co.uk/fake_pdt_clinics_update.html)

8.Z. Huang, H. Moseley, S. Bown, Rationale of Combined PDT and SDT Modalities for Treating Cancer Patients in Terminal Stage: The Proper Use of Photosensitizer, Integrative Cancer Therapies 2010, 9, 317-319.

《声动力疗法与光动力疗法联合使用的合理性探讨》原文参见:
http://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Q&dbname=CJFDPREP&filename=ZGJG201701015&v=MTE4MDBGckNVUkwyZlpPUnVGeS9oVUx6QlB5ckJhYkc0SDliTXJvOUVZWVI4ZVgxTHV4WVM3RGgxVDNxVHJXTTE=


IPRC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未经授权 , 请勿转载!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